简小旼

失歌症,但爱音乐和舞蹈;讨厌做家务,但做饭水平很赞......

无良家属想钱想疯了,电梯不吸烟是基本素质,被劝阻还老羞成怒,是作死。还高价索赔是想用高价自掘蛮横和傲慢的坟墓吗?想起《白鹿原》里鹿子林的老爸在白嘉轩家里喝酒而死,鹿家悲伤接回老人厚葬,却没找白家一点茬,那时的民风多正啊,现在为了丁点利益都死磕,人心不古。

特意买的碗,配上我自制的面包,很美吧

南方的秋色总是不那么明显,但在我家阳台上确能“一枝知秋”

胡萝卜敲肉羹。重点是将肉在豆粉里用擀面杖反复碾压,肉会很嫩,再将胡萝卜切成花型,美丽与营养并存(这是个错误的示范,胡萝卜的花型还在尝试中,花型还不漂亮)。

第一次体会到身为小老百姓的可贵自由,女儿从学校打来电话说是感冒发烧了,我可以二话不说,将办公桌上正在处理的资料风卷残叶般扔进抽屉里,一边给同事打着招呼,一边脚已经迈出了办公室,十分钟就可以出现在女儿面前。假如我是领导,假如我是重要骨干,那么我会不会因为要开会或者在处理棘手的工作而犹豫呢?尽管女儿是第一位的,但会不会身不由己呢?

“宁可得罪君子,不可得罪小人”对吗

“宁可得罪君子,不可得罪小人”不对。为什么要得罪君子,难道因为君子大度,得罪他,你没有损失,所以你就敢得罪他?为什么不敢得罪小人?因为你怕被报复,怕被整,所以即使小人欺负你,你也不敢得罪,这不是纵容小人猖狂吗?

玩煮意

把煮饭当着玩,比如在做菜之前考虑一下菜的颜色搭配,菜品的造型,想像一下成品拍出来会怎样?带点玩的元素,煮饭就有趣了,还能驱赶一天枯燥的上班坏情绪。这不是一个成功的示范,但从中我找到了把煮饭当着玩的感觉。

分享

今天突然发现自己想要将有趣的事分享的时候,可能很多时候是这样的顺序:女儿和老公、姐姐、朋友、同事,这个序列里却没有父母,这是多么严重的失误。那些一直牵挂我的人,却被我就这样轻易忽略了。
     赶紧把在唱吧里唱的歌分享给妈妈,听到妈妈快乐的赞扬我,夸张的语调,尽管有点肉麻,但我知道,她是真的开心。

把蟹黄包做成烧麦的样子,一样的美哒哒。

分工

        领导:“领导安排你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嚣张跋扈的火焰在她脸上燃烧。
       员工:“那领导如果把领导的工作也交给员工做,员工也要做吗?工作总得有个分工呀?”
    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,双方都没有再说话。
     分工是浅显的道理,但不是所有人都懂,也许懂,也以为可以凭借权威的力量无视道理的存在。